[就是愛異味(下)]


我們還給麗麗一個不那麼好的外號“不祥的女人”。

有這個外號起源是,麗麗到尼泊爾找她的尼泊爾導遊男友,出發前我再度警告她,保護好自己。她的尼泊爾男友是個山導,帶她爬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差點累死她。

雖然那麼的累,但床還是一樣的上,幸好這次麗麗乖乖的聽話,要對方戴套。

想不到的事情是,麗麗從尼泊爾回來的一個星期后,尼泊爾就發生了大地震,麗麗看到災后的照片說,這些地方她都去過摸過,想不到全毀在一場天災。這時候,我們一班朋友開玩笑說她是“不祥的女人”。但想不到的事,過後她去了幾個地方旅行,也是回來不到一個星期,就發生天災了!這也太巧合和邪門了。

從此,麗麗就多了一個“不祥的女人”的外號了。

至於她的尼泊爾男友,在地震發生不久后,就表示要來大馬工作,開店做生意,向麗麗要錢。我們都一致反對麗麗給錢,並不是沒有同情心,而已怕麗麗被騙了。

結果麗麗一講沒有資金可以支助時,尼泊爾男友立刻就提分手。果然人家還是向“錢”看的。

麗麗那之後就交了目前在大馬工作的現任巴基斯坦男友。感覺兩人還過得很甜蜜,因為沒有聽過麗麗抱怨過他。

所以我們對猜,她今天找我們出來是要宣布結婚吧。

好友明浩開玩笑說:[應該是懷孕了吧,不然沒有什麼大事可以宣布。]
我就覺得不可能:[麗麗對我說,她現在很聽話啊,都有要求男生戴套。]
大家看著我搖搖頭說道:[你太不了解麗麗了。]

[大家對不起,我遲到了。]這時候麗麗出現了,而且臉色慘白,也少了平時的活潑開朗的笑聲。

我們你看我我看你,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麗麗這次找我們出來見面,不是要宣布好消息,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

果不其然,麗麗坐下後就對我們宣布:[我懷孕了。]
當我們還在為這個消息腦袋一片空白不懂事該恭喜她呢?畢竟她一直想要生小孩,還是關心她的心情時,她就接著說:[我去打掉了。]

這驚爆的消息,真真讓我們的腦袋完全當機,當下大家都不懂要說什麼。幸好我們當中有一人先打破了這僵局問道:[何時做到?]
[你是問打胎嗎?]麗麗不確定度的問到,我看到她臉毫無血色疲倦,我心裡猜想,應該就是這三四天的事情。
[就幾天前。]
[我們這裡有的做?合法的?]
麗麗苦笑一下說道:[當然是非法的。]

[一個朋友介紹的,當下我其實很害怕緊張的,心裡也掙扎了許久,但還是得做......。]麗麗就侃侃而談她去打胎的過程,就像平常的她從來不隱瞞。[做了之後,我不敢回家,騙家人臨時和朋友出外遊玩,自己去了酒店住了幾天,今天感覺好多了,才回家。]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我們可以陪你啊。]
[我怕你們罵我啊。]麗麗有些害怕的望著我們。

麗麗告訴我們,孩子的爸就是她的巴基斯坦男友,但他說還沒有準備好要當爸爸,所以給了麗麗500元叫她打掉孩子,這500元是不夠的,麗麗自己還出了一些,甚至也沒有陪麗麗去。就讓麗麗一個人去面對著一切。

這男人真的很爛又沒有用,不要也罷了!這是我們一致的想法。

[你沒有要求他戴安全套嗎?]我忍不住的問麗麗,這是我之前要她做的。
[我有要求他,但他說我比較豐滿,很難會中招....所以.....。]這是男人為了到達目地哄女生的話啊,但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很容易被男人的甜言蜜語所攻破,但後果就是要自負了。

男人真的不該如此對待一個愛你的女人。

[我跟他分手了。]麗麗說。
這分手,分的好啊,一個男人沒有擔當沒有責任感,還要來做什麼呢?

過後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叫麗麗要如何保養身體,甚至告訴她要去神廟或者佛堂做功德迴向給其為出生的孩子,畢竟這是一個生命啊。

當下,我是認為麗麗本身之前一直吵著要生孩子,不管是不是已經結婚,都可以未婚懷孕,但真真發生的,卻是另外一個做法。而且麗麗的家境富裕,絕對自己可以養得孩子。我當然是不認同她將孩子打掉。

當然,我也懂一個女人年紀輕輕就當未婚媽媽絕對不是好事,也很幸苦。所以我一直認為,兩個人還沒有準備好,不管是心身、經濟、任何一切條件,要開心時,就做好安全措施,不要搞出“人命”,還是是無辜的,他也是一個生命。

[過一陣,我會離開這裡,畢竟是傷心地,到國外半工半讀。]麗麗對我們說到。
大家對於麗麗的做法,都表認同,離開一下也許是件好事,希望她可以學乖,聰明一些。

[我想移民喔,我已經改變目標,要找洋人當老公!我想洋人應該可以滿足到我,哈哈哈哈!]麗麗大笑的說道。

不懂她是開完笑還是認真的,但我聽了快暈倒!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至特別的你]

[向往的生活]

[我的朋友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