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8的文章

[生活的選擇]

圖片
許多年前,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一位從吉隆坡來公幹年輕朋友,從聊天中發現到,他的思想成熟,遠遠超過他的年齡,這應該是他很年輕就出來社會打拼,一邊讀書一邊工作。

厲害的是,當時才22歲的他已經是吉隆坡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銷售副經理。過後他每次來公幹都會相約見面吃飯或者喝茶,但每次都一直在看著他忙回覆電郵及處理公司的事情。

他的目標是希望在30歲前,成為大馬區的銷售經理。三年多前他離開原本的酒店跳槽到另外一家國際性品牌的機場酒店工作。前天他又來公幹,我們見面時他說,他已經達成目標,而且遠遠超過,29歲的他已經是公司的亞洲區銷售經理,負責公司亞洲區的銷售業務,此外也負責馬爾代夫的業務發展。

我對朋友達到的成就感到高興。但他說,這職位換來無盡的忙碌,搭飛機比他自己駕車的時間還多。我聽他說,八月的行程已經排滿,東西馬、新加坡、印尼、柬埔寨、緬甸、香港,馬爾代夫等。

現在能夠跟我喝一個多小時的茶,算是他很奢侈的時間了,平常根本就沒有這時間,很多時候都是在開會討論,連吃飯也是在開會或見顧客。

我開玩笑說:[你賺了那麼多錢,有時間花嗎?]
[買了屋子及車子給家人。]
他目前有雪隆一代有兩棟房子及多輛車子,還打算買多一棟房子。看看他那麼年輕就有兩三棟產業,老實說是讓人羨慕的。

但有得必有失,他說生活都被工作沾滿,除了睡覺幾乎沒有太多私人時間,更不用說過個有質量的生活。壓力之大不是可想像的到的,但這是他的選擇,也是嚮往的生活。

而我又不一樣了,我從來沒有規劃過自己的生活,如什麼時候要上大學,工作后到什麼階段要上到一個什麼地位,或者幾歲前要結婚、賺進多少錢或者買房買車,我都讓生活自然的在變化。

我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有好幾個做保險及直銷的朋友,一直在對我洗腦說跟他們做,可以賺到很多錢,做多久就可以買豪車大房,但都被我拒絕了。也許我拒絕太多次,他們有些惱火了,說我不長進!沒夢想!不會想賺大錢給自己及家裡更好的生活!

保險及直銷都不是我想做的工作,而且我也沒有天份說服人家跟我買產品,而且對我來說,錢夠用就行了,房子我也已經有了雖然不大,但夠住就行,車子是國產車,但能駕就行。

不能說他沒照你的意思賺錢,就說人家不長進!沒夢想!每個人對錢的看法不同,對成功的定義也不同,對生活的要求和追求也不相同,自己感覺過得安穩安逸舒服就行!

[星期五]

好討厭星期五!
討厭星期五的陽光,
討厭星期五的空氣
討厭星期五的食物。

所以我在星期五的時候吃的少,看見陽光的機會也少
唯一沒有少的是空氣,沒它我會死。

星期五的早上我的頭會莫名的痛
身體異常的累,全身沒有力氣
腦想不出東西來。

星期五突然就很想罵人
星期五突然脾氣很不好
星期五晚我的臉好黑。

這些全是因為週四是我周休,
所以當大多數人在星期一是憂鬱,我是在星期五憂鬱。

如果星期五是可以假期有多好,
那我就會開始討厭星期六了!

[停下腳步,用心感受]

圖片
如果可以,希望旅行時可以放慢腳步,好好的感受一座陌生的城市。

發現到這幾年出去旅行總是很匆忙從一個景點到另外一個景點,就如多次到曼谷遊玩,我們幾個人每天就是忙著從這個購物廣場去另外一個購物廣場購物,從這個寺廟趕到另外一個寺廟......,然后就是拿起相機或手機拍照,就表示我們已經來過這里了。但是對于這個地方有什么印象?其實很模糊,根本就沒有深入去慢慢參觀及了解這個地方的歷史,也因為沒有深入去感受它的存在。

這些地方永遠只是存在照片中,沒有在我們腦中。

本來放假出外游玩的意義就是像要放松心情,讓自己好好的休息,但是幾乎每次都是累的要命,一直在趕路趕行程,這要如何不累呢?

放假回來,還大病一場是常有的事情。感覺有些得不償失。

也許我們都怕吃虧吧,花了錢沒有玩的夠本,好像對不起自己的錢包,其實為什么我們不能像一些歐美旅客那樣,到了一個城市好好找個地方坐下來喝杯咖啡,看個書,或者發呆看看行人、建築物等等,好好享受這個城市的空氣、文人及文化。

我也曾經跟同行的朋友說,我們找個地方來喝杯咖啡聊聊天吧,居然被回了一句,[我們來這里是游玩的,沒有時間喝咖啡聊天。]

最后,我決定脫隊,一個人買了咖啡,坐在異國的公園椅子上,什么事情都不做,發呆的看著人。悠閒的走在街道邊的人行道,看看異國人民的生活工作,也是件享受的事情,也是享受著不一樣的旅行。

[一台心情機控制台]

圖片
不久前將philipk.dick的科幻小說《銀翼殺手》看完,這本小說在去年年中買,直到一年后才有機會閱讀完。這本小說已兩次被改編拍成電影,就知道是一本相當精彩好看的小說了。但不談小說內容,我是被小說一開始就出現的一台機器“心情機控制台”吸引了!

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台可以控制心情的機器。小說中的男主角一開始就使用機器撥到今天排定的情緒“適合上班的專業態度”,而他的太太居然排六個小時的“憂鬱自責”情緒。所以在六個小時她都會在憂鬱自責中度過。如果是撥到“丘腦抑製功能”就能熄滅怒火、撥到“丘腦刺激功能”,就可以發狠吵架,一定吵到贏。

看著看著,就覺得這台心情機控制台蠻吸引我的,如果自己能擁有一架那就很cool了。但絕對不是每天無時無刻都使用它,是當我需要的時候才啟動。比如今天心情很糟,我就可以撥到“丘腦好心情功能”,讓心情瞬間好了起來。

比如,今天不想上班懶惰的時候就排定到“適合上班的專業態度”,就會有活力去工作了,可能還能將工作做得百分百完美也說不定啊。老實說,我現在工作已經沒有了以前的熱忱,就是機器化將工作完成而已,天天希望下班快到來。

我很早就進入工作倦怠期了,能維持對工作的責任心及還剩下的一些些熱忱就是因為薪水,還有對文字的熱愛。

現在很多人都患上憂鬱症,現實中應該沒有人想要有“憂鬱自責”的情緒吧,那不是在虐待自己嗎?但現在很多人都喜歡emo下,也許還真的有人喜歡這樣的情緒。

雖然對有一台“心情機控制台”感覺很棒,但想想下,如果真的有一台如此的機器能控制人類情緒,人類就會被這台機器操控,那我們跟現在的智能人AI好像沒有什麼分別了。

但是人類被七情六欲所控制,許多人都無法很好處理自己的慾望及情緒,很多時候人類的行動都被自己的情緒左右,就發生一些悲劇事件。如果有了一台“心情機控制台”可操控不穩定的情緒,會不會少了一些悲劇的事件了。

但又說回頭,如果一個人沒有了七情六欲,感覺就少了靈魂,只是一副空殼的軀體,少了靈性就無法思考,變成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沒有了獨特性及其特別性,那這個世界就無趣了。

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好壞之分,都是看有思考的人類如何去應用,用到對的,就是好東西,用在不對的地方,東西就變成壞東西了。

我還是好想擁有一台“心情機控制台”。

[至特別的你]

圖片
發現你專心做一件事情時,真的是很迷人,尤其你的長長睫毛一直眨呀眨,我都看得入迷。但每次你專心時,我總是忍不住想去作弄你一下,你都會笑笑的罵我“無聊”。

我們一周年時,我已經想將我們的相處故事記錄下來,但不懂為何遲遲都沒有動手敲打鍵盤將它寫下來。一直到今天我們在一起一年三個月了,才決定敲鍵盤。

我們兩人是“閃戀”,第一次見面彼此就對對方一見鍾情,第二次見面就決定在一起了。我從來都不相信有所謂的一見鍾情,但在你身上被打破了。

你也坦白跟我說你有輕度的自閉症,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爸爸在你小時候就離家,母親被迫出外工作養活你跟妹妹。但你母親薪水微薄,導致你一天只吃一餐,直到現在你的作息就是真的肚子餓了發出“咕咕”的聲音你才會吃飯,而不像我們平常人一樣,一天三餐。

雖然你有自閉症,但為了生存,強迫自己要走出去,走進社會,在外人看來你跟普通人沒什麼分別,就是覺得你有些孤僻而已。而你不只有自閉症,而且也患有色盲,分辨不出紅色和綠色。

而且因自閉症關係,認路對你也是一大挑戰,一條路對普通人來說,駕過幾次都認得,但對你來說,需要經過好幾十次才識的。而且你都是靠路邊的建築物來認,如果有一天,路邊建築物出現變化,就會造成你的困擾。所以到目前為止你只認得一兩條路,一條是去你外婆的家,另外一條就是你去公司的路程。你只能照已經設定的路程跑,不能因為塞車就跑其他路。

過去一年多,我們兩人都為了彼此,改變許多,尤其是你,為了遷就我一直越過你所設下的原則。尤其是本來就討厭人多的地方,不喜歡跟人交際,因為你討厭人們之間的八卦。

你喜歡沒事時一個人在家,做你喜歡的事情。但你為了我,融入我的朋友中,努力跟大家混在一起,遇到你不想聽的事情,你會自動的將耳朵關起來什麼都聽不到,這能力我是很佩服。

你為了我做了許多,而我為你做的還不夠,我對自閉症還不是那麼了解,尤其你一些奇怪的堅持。但我會一直努力去多了解你,一直用愛去愛護我們的感情。

你是很特別的,是我交往過的對象中最特別的一位,每次的相處都是一個新的學習。我們未來的路還有很長,還有更多的一年週、十週年、二十週年,三十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