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8的文章

[拒絕的勇氣]

圖片
[年輕時候為了討人喜歡,我幾乎是無法拒絕別人的.......。],這是張曼娟在《我輩中人》的“自私是一種美德之拒絕的勇氣”一篇中如此寫到。

看了這句話,感同身受。

對十多二十歲的我來說,很重視朋友,希望可以跟很多人保持很友好的關係。所以不太懂得如何拒絕人家的要求,雖然有些事情自己並不想做,或者根本就不應該答應的。

有時候工作但很遲及累,回到家只想好好休息,不想動、哪裡都不想去,但朋友一來電約出去,我都不懂如何拒絕,只能一口答應,常常都是托著疲憊的身體赴約,而且每次都是凌晨兩三點才回家。

偶爾拒絕時,常常都會聽到朋友說:[不給臉噢,約你都不想出來,下次不約了!],或者是:[我們大家都在等你一個人!]

這樣的情形持續一段蠻長的時間。搞到在哪段時間,我很常生病,心身疲累。

還有朋友尋求我幫忙時,我明知道自己無法幫上忙,或者會讓自己忙到沒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情,但最怕聽到朋友說我:[不夠朋友,小小的忙都不願意幫。]、[拜託,我求你了,只有你可以幫忙到我。]等,我就心軟不懂如何拒絕,反而讓自己陷入困境。

年輕時不懂如何拒絕是怕得罪人,怕招人不喜歡,人家會討厭我,而不再找我。但現在年紀已經快步入中年的我,已經開始自私一點了,想對自己好些。

大膽的拒絕朋友在不對時間的邀約,拒絕幫忙自己幫不上忙的事情,雖然朋友少了很多,但也看清楚那些才是真心跟自己交往的朋友。現在留在身邊的朋友真的不多,但都是互相關心的好朋友,大家都懂得彼此的習慣,不會過於的打擾對方的生活。

有理的拒絕及自私,不一定不是好事啊!

[沒落的商圈]

圖片
我25歲之前生活的地區曾經有過一個輝煌光景的商圈肯雅蘭。當時它是一個集合住宅、多所學校、菜市場、電影院、書店、唱片行、雜貨店、飲食坊等琳瑯滿目的一個綜合區。

我小學和中學都在哪兒上學,下課時間或者空閒時都在哪兒閒逛。記得最多人聚集的地方就屬肯雅蘭大戲院大廈。那時候的戲院當然不同現在,那時就是一個大放映廳,可以容納約八百到一千人左右,一天只上映三四場電影。遇到熱門電影上映,就可看到長長的人龍在排隊買票,我也貢獻了不少錢在裡頭!

肯雅蘭大戲院大廈共有兩樓,第二樓是電影院,第一樓是商場,當時那是我最愛的地方之一,尤其是有兩間唱片行。華人新年拿了壓歲錢后,在唱片行裡頭投資了不少,買了約百多張的卡帶。當CD出現后,這些卡帶就無用了,我也漸漸的不愛聽歌,就不再買。

當時網路還未發達,想看其他國家的連戲劇,就得靠翻版的vcd了,當時肯雅蘭大戲院大廈也是翻版vcd的天堂,想買什麼國家的戲劇都有,現在網路通行,上個網站,什麼電影戲劇都有的看,vcd早就不買了。

開始喜歡上閱讀后,肯雅蘭大戲院大廈裡頭的書店,也是我常逗留的地方,但當時除了一些言情小說是正版的外,很多書都是翻版的,但當時古晉並沒有大型的書店進駐,被逼只能購買翻版書籍,期間買了不少倪匡的科幻小說及一些日本推理小說。

到了華人新年時,肯雅蘭商圈更是熱鬧非凡,有新年年貨街,那段時間每到晚上都是人山人海,連走路都很辛苦。

現今,肯雅蘭商圈周圍出現許多大型的購物廣場及新型的戲院,導致肯雅蘭大戲院經營不下去,已經關閉十多年,肯雅蘭商圈也沒有以往的熱鬧景象,現在大家都到大型購物廣場購物,現在的人也不買唱片或者vcd了,上網就可以搞定所有。

而我,在大型書局進駐古晉、以及也不買唱片或者vcd后,我幾乎已經有好多年沒有到肯雅蘭商圈了,據說現在還是有擺賣翻版影集,還是有唱片行和書局,但最熱鬧的時候,還是華人新年時所辦的年貨街。

許多傳統的商區慢慢的走向沒落,如果沒有轉型及一些新的行銷來推廣,難保再過10年,這些傳統商區將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