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5的文章

[悲傷收集店之复合嗎?]

圖片
悲傷收集店第一天開門營業幾乎不太順利,從早上10時開門好幾個小時了,間中他甚至出去喝了早茶及吃午餐,回來還睡了一下午睡,都沒有生意上門。

阿空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也樂得清靜,畢竟他開店又不是為了賺錢,而且悲傷收集店又不是賣產品,而且還是要付錢請人家聽你說心事。
所以又多少人會走進店裡呢?

現在的人戒心都很重,人啊!連自己都不相信了,何況會去相信其他人?現在這個世界上願意對其他人說出自己心裡真實的話的人有多少個?

他看了看時鐘已下午3時了,他的助理愛莎已經在沙發上打瞌睡了。就在這時候店的門被打開,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孩東張西望,對要不要進來還敢到猶豫,他趕緊叫醒愛莎去招待人家。

愛莎將女孩帶進他的辦公室。坐下後女孩看著阿空年輕的臉蛋,在加上一副公子哥兒的樣子,就呈現一種懷疑、害怕、不信任、我是不是進錯黑店的表情。

他只好先開口穩定女孩的不安情緒。
[小姐歡迎來到悲傷收集店,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
[我看店外面板子的介紹說,你們這裡是心理輔導所,面對任何煩惱問題都可以進來質詢?]
[是的,不過應該那麼說,我們願意聆聽你任何問題,和你分擔你的問題及傷痛。而不是給意見你應該如何做。]
[你是專業的輔導師嗎?我所說的都會被保密嗎?]
[這些是我專業的文憑。]阿空指了指他身後牆上的一排文憑。[還有你說的一切我們都會保密,我們相當注重客人的隱私,除了你、我及我助理外,不會有第四人知道我們的談話。]
[你們的收費一次才10令吉?]
[對是10令吉,其實我們的服務是義務性質的,10令吉是一杯特調的咖啡的錢。]
這時候愛莎配合的剛剛好,將咖啡送了進來。
[喝一口咖啡吧,放鬆心情後,才開始說你的故事。]

女孩並沒有喝上咖啡,而是安靜思考了幾分鐘後下定決心開口說:[我剛剛跟交往了四年多的男友分手。]

原來這女孩的男友一再又再的背叛他們的愛情,交往四年裡面在女孩知道的範圍裡面起碼劈腿了4次。

每次她的男友劈腿被女孩捉到後,就會用盡所有辦法要求原諒及挽回,而且每次他男友都表示,他是被人誘惑,一時迷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又送花又送礼物的,花招百出的。而女孩毕竟还是爱着他的,所以就心软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了男友。

[也許你會說我笨,我的朋友和家人大家都在罵我笨蛋及傻,被男友欺騙一次又一次而不會醒覺,還給他機會繼續欺騙我,我笨嗎?也許應該說傻吧,我當然知道他在欺騙我。他一次又一次的重犯的,然後又一次一次的來求我原諒。我知道出現第一次劈腿…

[悲傷收集店]

圖片
[這城市的一個角落,靜悄悄開了一家名為“悲傷收集店”的怪店鋪,沒有人知道它何時出現,大家晚上睡一覺起來,這間店就突然出現了。昨日記者想往裡面進去採訪時,且吃了閉門羹,到底這間店販賣什麼商品呢?那麼神秘,記者聞到了危險的氣息。]

阿空看著報紙一個小角落的報導,心裡滿是不屑。
[明明我的店已經裝修了一個多月,工人進進出出的,街坊都知道,還神秘什麼,就是起了一個搞怪的名字,昨天店都還沒有開始營業,人也不在店裡,如何接受採訪呢?居然還有危險的氣息,好像我在賣毒藥似的。]

阿空開得不過是一間輔導所,只是他老子有錢裝潢的比較豪華而已。其實開這間店也是被他那富豪老爸逼的,說什麼畢業已經快兩年了,還是遊手好閒,如果還不工作就斷了他的經濟來源。

他不想到老爸的公司上班,他不愛被人管制,也自由習慣了,朝九晚五的工作並不適合他。大學他念的心理輔導系。不是想輔導其他人,而是他喜歡聆聽人家的故事,那是說好聽的,其實就是愛聽人家的八卦,最愛看八卦周刊。

所以,他就想開一間輔導所,可以堵住老爸又可以滿足他想聽故事的慾望。

會取名“悲傷收集店”,是因為阿空相信,會走進店裡面的人一定是心裡有很多傷痛需要說出來,需要有人來聆聽他的傷痛。

有些事情無法說給家人、朋友甚至是愛人聽。可以說出來的,也是經過衡量了厲害關係,說出一些可以說的,省掉一些不應該說的。

如果面對一個跟他沒有厲害關係的人,人就會放鬆,可以將心底的話說出來,也可以在傾述當中,了解到自己應該如何做。

而阿空並不打算長篇大論給什麼意見,他總是覺得聆聽就是最好的輔導了。而他是一個懶惰的人,希望一天一個人來輔導就行,而且收費只是象徵式的10令吉。他不是想賺錢,而是想將他們的悲傷故事收集起來,也許有一天,可以集結成一本悲傷經典。

也許可以成為著名的兩性專家也說不定!!!

阿空將報紙放下,對著他唯一的助理美麗的愛莎說:[我們開門吧。]

悲傷收集店今日正式開始營業,歡迎大家的光臨。

[不一樣的美女] 第四章 開始

圖片
第四章 開始

李毅一踏入臥佛寺的主寺“德萊佛壇”時,他的嘴巴就沒有合起來過。[omg,太厲害了。]一直掛在嘴巴,忘記拿起相機拍照,甚至也忘記高冷女也和他處在一個寺中。

德萊佛壇裡供奉著一尊很大的臥佛,李毅的心裡真的很澎湃及完全沉醉在看佛中,連高冷女在他的身邊觀看臥佛時,他都沒有發現到。直到他稍微轉個頭,想在抱抱裡拿相機出來的時候,才發現到。

他對高冷女微笑,而高冷女也回敬一笑,這時候他心情更開心起來。
李毅對著高冷女說道:[這臥佛真的好大也。]
高冷女還是回報一個微笑沒有答話,但李毅也不在意那麼多,人家就是這樣的性格,不會因為你幫忙付了100泰銖的入門票,就突然對你熱情如火,那樣他會覺得很恐怖。

[慢慢欣賞,我拍照去了。],李毅當下沒有花太多的心思在高冷女身上,他拿起相機就繼續拍照去了。對他來說,來泰國遊玩的目標並不是遇到艷遇。

李毅從頭走到尾,轉了好多圈帶著尊敬的心,好好觀看這這尊據說是世界上最大的臥佛之一。相機一直換了好幾個角度都拍不到完整的臥佛,心裡當下是很震撼的。

他看介紹得知這臥佛長45米,高15米,為鐵鑄、包金,鑲有寶石。佛祖側臥,右手托頭,是涅槃時刻之狀。臥佛每隻腳底長5.8米,並刻有108個如來佛像圖案。

看了介紹後,他還特意的跑到臥佛腳底處算算佛像的圖案是不是有108個圖像,而且佛像都不同形態,但都很美。當他在慢慢欣賞每個佛像圖案不同之處時,看見高冷女也在右邊觀看臥佛的另外一隻腳底。

他慢慢的將腳程移了過去,但很快的就被高冷女發現,還是淡淡的對他一笑。
[這些佛像圖案很美,很特別,這臥佛讓人感覺很震撼。]李毅只好對著高冷女說道。

高冷女還是沒有回答,但他看到高冷女從包包拿出簿子開始寫了起來。他當下心想,[難道她是畫家,要將這些佛像畫起來?]

突然間高冷女將簿子提到他前面。[要我看嗎?]李毅問道。高冷女微笑點了點頭。

《你好,我叫謝敏。謝謝剛才你的幫忙,可以留下你的聯絡號碼嗎,等下要將錢還給你。》高冷女....喔不,應該說是謝敏寫到。但為什麼她需要用寫的?不方便說話?

雖然充滿疑惑,但李毅是禮貌的回應她。[你好,我叫李毅,那個錢不要緊啦,不是很多。]
謝敏對著簿子又寫。《一定要還啦,我會不好意思的,等下在外面你等我一下,我跟我弟弟他們拿錢還你。》,原來跟她一起的三個男生是她的弟弟啊。
[呵呵,好吧。]看到人家那麼堅持,他自己一時間也不好拒絕。
謝…

[走出來]

圖片
朋友魏約了喝茶,我們兩人在聊的起勁時。魏看到了他的朋友一個人在店裡,就徵求我的意見後,也叫了他的朋友過來一起坐。

感覺他的朋友好頹廢,整個人無精打采,跟我們聊天也是隨口一兩句,幾乎不太搭話。

這時魏開口問他:[你還是沒有從失戀恢復過來喔。]
[我忘記不了他,我想我無法在談戀愛了,我想這一輩子就只能愛她一個人了。]
魏說:[不會的啦,來我們喝咖啡,這裡的摩卡真的很好喝。]看來我的朋友似乎不想繼續這話題下去。我平來想開口說幾句安慰的話,但也算了。

等魏的朋友走後,我問:[你就那樣安慰人家兩句喔。我看他頹廢的連生命力都沒有了,可能就如他所說的不會在愛了。]
魏笑笑說:[其實安慰什麼的,早就安慰過了,但失戀中的人聽的進去嗎?所以就等他一個人孤單久了,自然就會走出來,從新的愛上另外一個人。]

想了想魏說的也有道理。我們在人家失戀初期一直叫人家振作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他在處在那痛苦當中,如何能振作?等他自己一個人久了,想找人愛了,自然就能走出來。

相信只要不是愛的太極端痴迷,90%或以上的人失戀,都能從失戀的痛苦中走出來,繼續尋找下一段戀情,只是需要的時間不一樣而已。

尤其是現在的人,走的都是速食愛情路線,可能這一分鐘失戀,轉一個身他又戀愛了。失戀療傷的時間越來越短。

有些人靠的是開始另外一段戀情來療傷,今天我約了一個朋友出來喝茶,他回覆我說不行,因為他要陪女朋友。我當下大吃一驚,因為他一個月前才失戀。

他說,他就是靠有新戀情來療傷,不然他過不了。但這是好還是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