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收集店]





[這城市的一個角落,靜悄悄開了一家名為“悲傷收集店”的怪店鋪,沒有人知道它何時出現,大家晚上睡一覺起來,這間店就突然出現了。昨日記者想往裡面進去採訪時,且吃了閉門羹,到底這間店販賣什麼商品呢?那麼神秘,記者聞到了危險的氣息。]

阿空看著報紙一個小角落的報導,心裡滿是不屑。
[明明我的店已經裝修了一個多月,工人進進出出的,街坊都知道,還神秘什麼,就是起了一個搞怪的名字,昨天店都還沒有開始營業,人也不在店裡,如何接受採訪呢?居然還有危險的氣息,好像我在賣毒藥似的。]

阿空開得不過是一間輔導所,只是他老子有錢裝潢的比較豪華而已。其實開這間店也是被他那富豪老爸逼的,說什麼畢業已經快兩年了,還是遊手好閒,如果還不工作就斷了他的經濟來源。

他不想到老爸的公司上班,他不愛被人管制,也自由習慣了,朝九晚五的工作並不適合他。大學他念的心理輔導系。不是想輔導其他人,而是他喜歡聆聽人家的故事,那是說好聽的,其實就是愛聽人家的八卦,最愛看八卦周刊。

所以,他就想開一間輔導所,可以堵住老爸又可以滿足他想聽故事的慾望。

會取名“悲傷收集店”,是因為阿空相信,會走進店裡面的人一定是心裡有很多傷痛需要說出來,需要有人來聆聽他的傷痛。

有些事情無法說給家人、朋友甚至是愛人聽。可以說出來的,也是經過衡量了厲害關係,說出一些可以說的,省掉一些不應該說的。

如果面對一個跟他沒有厲害關係的人,人就會放鬆,可以將心底的話說出來,也可以在傾述當中,了解到自己應該如何做。

而阿空並不打算長篇大論給什麼意見,他總是覺得聆聽就是最好的輔導了。而他是一個懶惰的人,希望一天一個人來輔導就行,而且收費只是象徵式的10令吉。他不是想賺錢,而是想將他們的悲傷故事收集起來,也許有一天,可以集結成一本悲傷經典。

也許可以成為著名的兩性專家也說不定!!!

阿空將報紙放下,對著他唯一的助理美麗的愛莎說:[我們開門吧。]

悲傷收集店今日正式開始營業,歡迎大家的光臨。

留言

最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