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收集店之复合嗎?]



悲傷收集店第一天開門營業幾乎不太順利,從早上10時開門好幾個小時了,間中他甚至出去喝了早茶及吃午餐,回來還睡了一下午睡,都沒有生意上門。

阿空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也樂得清靜,畢竟他開店又不是為了賺錢,而且悲傷收集店又不是賣產品,而且還是要付錢請人家聽你說心事。
所以又多少人會走進店裡呢?

現在的人戒心都很重,人啊!連自己都不相信了,何況會去相信其他人?現在這個世界上願意對其他人說出自己心裡真實的話的人有多少個?

他看了看時鐘已下午3時了,他的助理愛莎已經在沙發上打瞌睡了。就在這時候店的門被打開,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孩東張西望,對要不要進來還敢到猶豫,他趕緊叫醒愛莎去招待人家。

愛莎將女孩帶進他的辦公室。坐下後女孩看著阿空年輕的臉蛋,在加上一副公子哥兒的樣子,就呈現一種懷疑、害怕、不信任、我是不是進錯黑店的表情。

他只好先開口穩定女孩的不安情緒。
[小姐歡迎來到悲傷收集店,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
[我看店外面板子的介紹說,你們這裡是心理輔導所,面對任何煩惱問題都可以進來質詢?]
[是的,不過應該那麼說,我們願意聆聽你任何問題,和你分擔你的問題及傷痛。而不是給意見你應該如何做。]
[你是專業的輔導師嗎?我所說的都會被保密嗎?]
[這些是我專業的文憑。]阿空指了指他身後牆上的一排文憑。[還有你說的一切我們都會保密,我們相當注重客人的隱私,除了你、我及我助理外,不會有第四人知道我們的談話。]
[你們的收費一次才10令吉?]
[對是10令吉,其實我們的服務是義務性質的,10令吉是一杯特調的咖啡的錢。]
這時候愛莎配合的剛剛好,將咖啡送了進來。
[喝一口咖啡吧,放鬆心情後,才開始說你的故事。]

女孩並沒有喝上咖啡,而是安靜思考了幾分鐘後下定決心開口說:[我剛剛跟交往了四年多的男友分手。]

原來這女孩的男友一再又再的背叛他們的愛情,交往四年裡面在女孩知道的範圍裡面起碼劈腿了4次。

每次她的男友劈腿被女孩捉到後,就會用盡所有辦法要求原諒及挽回,而且每次他男友都表示,他是被人誘惑,一時迷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又送花又送礼物的,花招百出的。而女孩毕竟还是爱着他的,所以就心软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了男友。

[也許你會說我笨,我的朋友和家人大家都在罵我笨蛋及傻,被男友欺騙一次又一次而不會醒覺,還給他機會繼續欺騙我,我笨嗎?也許應該說傻吧,我當然知道他在欺騙我。他一次又一次的重犯的,然後又一次一次的來求我原諒。我知道出現第一次劈腿後,就應該不再給他任何的機會了,但是我愛他,四年的感情不是假的。不是說分手就分手那麼容易,真的能轉個身,什麼事情都會過去嗎?就不在愛他了嗎?再說他也有很多其他優點,溫柔體貼,將我生活照顧的很好.......。]

[所以我選擇騙我自己,相信他會真的改過,但最後覺得只要他的心在我這裡就行。]
阿空心裡想,如果他讓知道自己另外一半偷吃,除了分手,他應該會找人好好惡整兩人。

[但,我的男友好像改變不了了,劈腿變成他習慣的事情了,好像呼吸一樣的正常。]

阿空問道:[那這次為何又下定決心分手呢?]
女孩說:[因為讓我當面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在床上做愛,我當時看著在床上交纏的兩人,居然嚇呆不懂要如何反應,沒有尖叫、沒發狂打人、也沒哭泣,當下就呆住了,這種場面應該只是在電影才得到的,居然被我遇上。我心本來就碎的了,當下就碎的應徹底變成粉末,所以忘記如何傷心了。當我清醒過來後我喊了一聲男友的名字轉身就用跑的逃離現場。]

(這女孩那麼好,如果讓我遇到,哪裡有那麼好死,當下不過去來個撕逼大戰,對不起自己。)

[過後我傳了一封whatsapp給他說分手,然後就封鎖他的手機號碼、whatsapp、微信、fb等一切,我就是不想再跟這個人有任何的聯繫了。我從事情發生到現在都沒有掉過一滴的眼淚,但我的心是很痛的的,我終於體驗到什麼叫心如刀割的感覺,痛到連我毫無意識在過生活,一個月後我才活了過來。]

[我跟自己說,不應該被這男人毀了我的生活及人生,我一定會遇到更好的男人。]

阿空聽到這裡說,心裡存滿了問號,居然已經走了過來了,何必進來對我傾訴呢?還是對想說出過去她悲傷的一切,將悲傷留在這裡,不想再去回顧?

[但是.......。]
阿空就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最近我的前男友通過我們的共同朋友告訴我說,要求複合,他說他不能沒有我,是真的最愛我,對我保證說是最後一次了,他知道錯了,還有我不複合的話,他就會跳樓,你說我應該怎麼做?]

阿空看著滿臉都是苦惱的女孩問道:[你還愛他嗎?]
女孩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這個人已經......傷害我太多了。]

“我不能告訴你應該如何做,畢竟是你自己要去面對他,可是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看法和做法。一個男人三番四次的劈腿,已經不是意外是習慣了,就如你說的,劈腿已經是他的生活,他享受著這種生活方式,有正牌女友,又可以感受到偷情的刺激樂趣。

每次被捉到後,因他都挽回你成功,這讓他開始覺得你的底線是可以接受他如此做的,所以他就越來越大膽了。一個挽回的方法不管用以後,他又繼續找另外一個方式,可能跳樓又是他另外一個試探你底線可以到哪裡的方式?

而且很可能你是他一個脫身的工具。他對第三者也玩膩了,正宮的出現剛好讓他有藉口光明正大的拋棄第三者。然後繼續的再找下一個目標。

而你一直一直原諒他後,也會不會也變成一種習慣,或者在腦裡也產生一種默認承受的思維呢,而覺得他如此做並沒什麼錯呢?

或許,也許你已經早就不愛他了,只是聽到他要跳樓你很緊張,人畢竟本來就有慈悲憐憫的善良的心。不懂你有沒有發現,你從開始用男友,過後是前男友,最後你稱呼他為“那個人”呢?

女孩聽完後阿空所說的話後,好像聽懂了什麼式的,一口氣將特調的咖啡喝完,放下10令吉後,站起來臨走前說:[他想跳就讓他跳個夠吧,我才不想裡呢,老娘今晚就要出國旅行,也許在外國遇到洋帥哥,來個異國戀情也說不定呢,謝啦。]

阿空看著女孩離開店後,心裡祈禱希望最近幾天不要看到報紙上有報到,有男人為情跳樓的新聞才好。

[愛莎,今天夠了!打烊吧!]

(2.完)

留言

最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