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4的文章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圖片
開了微博的帳號後,就經常玩微博,少上臉書了。
張嘉佳老師的作品我就是在微博看見的,一看就喜歡上了他的文字。

張嘉佳被稱為微博上最會寫故事的人,所以他的作品好看,是有他的道理的。
而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在大馬買到張嘉佳的實版書,那天在書展上看到這本[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時,毫不猶豫就買了下來。

這本書並不是小說,而是一篇一篇的短篇故事,很容易讓人消化和看完,寫的幾乎都是張嘉佳老師身邊所發生的故事。

關於他自己的,他的家庭的,他的工作的,他的朋友的。裡頭寫了愛情、友情、親情的故事。有溫暖的、有明亮的、有落單的、有瘋狂的,當然有胡說八道的。

看著看著,心裡有很多感觸及感動,也有傷感,會發現到裡面有些故事好像就在述說自己的事情,或者你會發現到你身邊也有如此的朋友存在。

我很喜歡這類型的書刊,總是覺得寫生活上的故事,比較容易走進人的心坎裡,看了也比較投入。

我們人的一生中,在很多人的世界路過,當然的很多人也在你的世界路過過,不管哪個人可以停留多久,他最後一樣的還是會從你的世界路過。

分別在於,你會被會永遠記得他,或者是記住他一段時間,還是一閃而過就忘記他了。

我們都帶不走人,只能留下記憶來回憶。

那年(一)那個女孩

圖片
從[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至青春]到最近的[匆匆那年],這些年談回顧青春及學園的電影幾乎很吃香,據報導[至青春]已經要開拍第二集了。

電影都是美好的,雖然故事結局不見得美好,但總的來說,電影都是美好的,電影裡面的都是帥哥美女,他們的友誼和愛情故事都是那麼的美好、淒美和夢幻的。

但是在現實中,真的有那麼多的帥哥美女?真的有那麼多夢幻淒美的愛情故事?記得我的同學們大多數都是長的平凡,只是當中偶爾有一個兩長的比平凡好看些而已,而我連平凡都算不上呀。

懷念起我的學生生涯,幾乎都是課本、作業簿、考試中度過,最悲壯的是,我們那一年的學生總是遇到了教改,每次都成為第一期的白老鼠當試驗品。讓我們壓力倍加。只記得我學生生涯就是一直在努力適應新制度,想起來就有些可憐。

但在求學生涯中,每個人都渴望戀愛吧,每個人都暗戀過人吧,我也是平凡人當然也也不列外,在求學生涯中,我暗戀過兩個女生,但都沒有表白過。

第一次暗戀人是在初中三的時候,她叫阿希,是一個功課不差的女生。長的白白肉肉的,我也不懂為什麼會喜歡上她了。

我當時很努力的一直出現在身邊,希望她可以讓他注意到我的存在。做任何課本報告都盡量爭取到跟她同一組,但最後且被我自己搞砸了。

那時候有一段時間,地理老師發了一個作業給我們,要我們四五個人組一隊,用不同的東西做一個地球儀出來。我當然又找上阿希跟我同一組。

就是這一個地球儀搞砸了我和阿希的關係。我現在其實想不太起來,我們是為了什麼事情吵架,但這地球儀就是禍害。除了阿希和我開始不說話外,獲得分數也不高。

那之後,我和阿希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我靠著去廟裡拜拜許願後,我終於考上了高中,我那時候多麼怕,我中三後就要出來工作呀!我和阿希分配到不同的班級。

過後我聽到朋友說,她跟我們中三的一個男同學談戀愛了,這男同學在中三的時候也跟我蠻好的,只是不愛唸書,考不到高中。

不過這男同學是個長的比平凡人好看的男生,還有些壞壞,女生怎麼會不喜歡呢?
我也沒有太感傷,都過了一段時間,我都忘記暗戀她的感覺了。

高中畢業後好多年,我在我家的大門前再次遇到他,當時男同學開摩托載著她,男同學看到我後特意停下來和我聊天。那時候是我們絕交以後第一次開口和對方說話,但就是:[嗨,你好。]而已。

又好多年後,在一次的同學聚會上,聽到人家說阿希和男同學結婚了,還生了孩子。

又好多年後,我在些這篇文的時候,其實我已經不太記得阿希長的什麼樣子了。

[節日的意義]

今天地球上有一百四十多個國家及地區的人民在慶祝聖誕節,一直以來聖誕節給人溫馨的感覺,所以大家都很愛聖誕節,可說是一個普天同慶的世界性節日。

前幾天好奇的問了我一個信教的朋友如何慶祝聖誕節?朋友的父親是一名牧師,在我觀念中他們一家人應該會大事慶祝吧?

但他的回答讓我很意外。他說,聖誕節當天早上他和家人會去教堂崇拜,唱讚美詩和誦頌經文,就那麼簡單,並沒大家想像中有很多慶祝會。

朋友說,其實有些人並不明白慶祝聖誕節的真正意義,是慶祝耶穌誕生的節日,感恩耶穌為人類贖罪。而所謂的吃火雞大餐、交換禮物、聖誕樹、誕節老人、這些的都是後來的人或西方國家傳進來的,基本上他們都沒有如此慶祝。

我不是基督徒,如果朋友不解釋,我完全不懂慶祝聖誕節的真正意義。我還以為在聖誕節的時候,吃火雞餐是必須的。我想不只是聖誕節,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太了解慶祝各個節日的真真意義。很多時候,部分人將假日當作一個吃吃喝喝及視為不用工作及上課的日子而已。

而且現在許多慶祝節日的方式,已經被商家過度包裝,充滿商業的色彩,已經失去節日原本的意義了。但隨著時代進步及改變,有些新的慶祝的方式也是不錯的,比如交換禮物,大家都會精心挑選禮物,希望收到禮物的人,可以感覺到所表達的心意,促進人與之間的關係。

但大家在慶祝一些節日的時候,不妨詢問老一輩的人或者上網搜尋一番,了解節日的真正意義,這樣就不會莫名其妙的在跟著大家慶祝。長了知識,也更有意義。

(刊於2014年12月25日 東馬星洲日報第二版 時事聚焦專欄)

[每星期一日的男友]

圖片
朋友都很羨慕我有一個給我自由度很大的女友。從來都不太管我。

女友真的不太管我,也從來都不查我的行程,我想去那裡她都說好,也不過問我跟誰出去。我說我跟男生朋友出去她當然說行。我說跟女生朋友單獨出去,她居然也答應,只是叫我要乖乖不要背著她亂來。

但我想女友真真不太管我的理由,是她無法陪伴我。她說她晚上的時候都無法太常出街,因為家裡管的很嚴,能出去的話也是一兩小時,連一起看個戲的時間都不夠。

我們只能在白天見面,而我一個星期只能休假一天,所以我們通常的是一個星期才見一次面。通常我們每天都會通一通電話,傳一兩封簡訊,也沒有聊什麼。剛開始我覺得這樣很不錯,畢竟我也是喜歡自由度很多的人,但後來就會發現,我們見面也太少了,感覺像朋友多過像情侶。雖然我有表示不滿過,但她搬出家人來,我還能說什麼。

我一直以為她真的是家人管的太嚴晚上無法出外。直到上個星期我和朋友在逛街的時候遇到了我女友跟一個男人很親密的在逛街。

過後我開始當起了跟踪狂,雖然這是一個很可恥的行為,但被我發現她跟那男生一個星期出了4個晚上,每次都是去一些我平常很少去的地方,而且每次都超過四個小時以上,兩人在一起的舉止就像情侶。

原來她並不是晚上不能出去,而是要看跟那個男人出去,我當下就明白我可能是第三者,而且可能是她每個星期一日的男友而已。

雖然如此,我並沒有去刺破她的行為,因為我覺得當每星期一日的男友也不錯。不過從現在開始,她也會成為我的每星期一日的女友。

今晚正好可以約阿美出來了,對了阿美是最近我曖昧的對象,她可是天天晚上都可以出來,可以做我每星期六日的女友。

(說明這只是虛構的小說,免得朋友問我。)

[男人只會為了自己而改變]

圖片
那天上街買東西的時候,巧遇很久沒有見面的舊同事小娟,剛好兩人都有些時間,就找了家咖啡館坐下來好好聊天。

大家很愉快的交換最近的生活上的事情,突然她問了我關於一個感情上的問題。
[男人會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而改變?]
[什麼樣的改變?]
[嗯.....比如花心。]
[花心?]我看著她,繼續的問道。
她停頓了大概30秒後才繼續說:[我男友跟我交往前很花心,一腳好幾船,雖說現在跟我在一起後已經改變了,但我總是覺得心不踏實,所以我才想問男人會不會真的收心。]
[我想會的,但是男人是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而完全收心,為了女人收心只是暫時性的,那是為了取悅你。男人會收心不玩,那是他自己真的想要那麼做。]

我認識一個以前是個浪子,現在是居家好男人的朋友。認識他的時候,身邊的女伴不久不久就換人當,很多時候我才剛熟悉那女孩的名字,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他身邊又換上另外一個女孩。當中有許多條件相當好,或者不錯的女孩。但沒有一個是可以讓他定下來的。

有一段時間朋友間突然大家都在忙,基本沒見面,等大家忙完後大家出來見面的時候,浪子身邊的女伴又換上一個人了。

我們幾個朋友都習慣,所以都不問名字,怕問了剛記得人又不見了。但這次浪子且對我們說他要結婚了,對象就是身邊的女孩!

我們問他這女孩有什麼特別,居然可以讓他收心選擇婚姻?

他回答說,女孩沒有什麼特別就普通的女孩一個,她只是出現在對的時間,因為他覺得是時候收心,因為玩夠了,接下來的人生定位就是成家立業,想有自己的孩子。

而到現在5年過去了,就正如他為自己所定位那樣,變成居家好男人,和太太有兩個孩子,他每天就是規律的上班工作,下班後大多數就是回家,跟我們出來聚會也是到10點半或最遲11點就會回家,有時候也帶太太一起出來。

所以說,男人想收心不玩,完全是他自己心裡想要,而不是被逼迫的。

我對小娟說:[我不認識你的男友,所以不能知道他會不會為了你改變,但相信一個男人如果會改變,那是因為他自己想改變,而不是為了誰。]

[黑咖啡]

圖片
晚上八時,她走進了熟悉的咖啡館,點了杯黑咖啡,找到她熟悉的角落坐了下來。
她從來就不喝黑咖啡的,女生總是接受不了那苦澀的味道,但她今晚需要這種苦澀味道,苦上加苦,也許就會減輕的她痛楚。

她拿著才剛剛新買的愛鳳6看著一封微信,“我覺得我們還是做好朋友,我還是對遠距離的愛情沒有信心,對不起。”她心里罵著,這是什么跟什么?說要開始交往的人是他,結果反而是自己沒有信心?

兩個月前她在面子書上認識了一個外地的男生。她記得是這個男生先加了她朋友,而她自己也被男生的陽光外表吸引著,通過了他交友的要求。很快的通過交友要求不到15分鐘,男生就找她聊天了。

男生說他名字叫卡瑟,是一名理髮師,住在B城。卡瑟小她一歲,今年才21歲。但聊天起來,總是感覺到卡瑟比起同年齡的男生成熟有主見,也許是因為卡瑟很早就出來社會工作的關係。

每天睡覺前,兩人都一定要微信一下,一聊就一兩個小時,剛開始都是聊些生活上的事情,分享工作、興趣,漸漸的卡瑟將話題聊到了感情上。

結果發現到兩人都是處在單身的情況時,卡瑟的聊天話題就變得有些曖昧起來了。
卡瑟會問他現在有沒有喜歡的男生?、有人在追求她嗎?喜歡什么樣的男生?在意男生的年齡比她小嗎?

這些問題讓她覺得卡瑟對他有興趣想追求她。但因為遠距離的關系,她始終不敢向前踏出一步。

而卡瑟也不心急,就慢慢的和她聊天,早上問候早安,中午問吃飯了嗎?而晚上有空的時候才會聊的比較長時間。慢慢的她也习惯有卡瑟的日子。

她开始期待每天晚上两人一起聊天的时间,以前她喜欢在晚上10时过后和朋友出去喝个东西聊天,也喜欢和朋友看个半夜场。但卡瑟出现后,她已经许多次推了朋友的邀约。都用累的理由,当然没有一个朋友相信她说的话,都认为她是交了男友,所以才见色忘友。

但一直都没有看到有男生出现在她身边,朋友才勉强相信。居然还叫她去做身体检查,因为一直喊累,一定是身体健康出现了问题,害她哭笑不得,她又不能對朋友說,她只是長時間的跟一個男生聊天到很晚才睡,精神不足呀。

他们两人就一直保持这样的聊天朋友关系,雖然有時候卡瑟問要不要跟他交往,但都比較像在開玩笑,讓她有些不懂該如何是好。

保持如此的關係三個多月後,那時她對卡瑟的好感也越來越多,突然卡瑟就毫無預警的認真的像她表白,希望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和他交往。

因為她自己也很確定對他的感情,所以也答應交往。這是她第一次網戀及遠距離的愛情,所以大家都說這兩種不論哪一個都沒有什麼好結…

[當一名聆聽者]

好友的父親因病逝世,讓他的心情糟透及感覺內疚,認為是自己沒將父親照顧好,但其實他已放下一切事情,全心的在照顧其親。

過後約了他出來聊天時,發現他在言語中還是無法走出喪父之痛,一度還說出:“我夢到了我父親,問我要不要一起走……。”我當下直覺就是他是不是在暗示些什麼。

那天之後,我不時不時訊息他,三四天就約他出來聊天,但每次我都不多說什麼,或給什麼見解,就是安靜的一次又一次聽他重覆的在說父親的事情。

但就在他一次一次的將他負面的情緒說出來後,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漸漸開朗起來,開始會跟我們開玩笑,生活也恢復了正常。

現在翻開報紙還是不時讀到自殺的新聞,理由不外是感情、生活壓力、財務問題、賭債或健康問題等,但相信大多數情況都可以被預防的。

有些人有輕生的念頭產生時,多多少少都會釋放一些訊息出來。這時候身邊的親人或朋友都要多加注意,可以多找他們出來走走聊聊,這時候我們當一名聆聽者就好了,不用給太多意見,不要到最後,變成我們說的比他還多,如果是這樣他如何抒發他的壞情緒?

大多數的時候他們只想人們聽他述說,就讓他發洩他的負面情緒,說出來後可能就可以讓他們感覺好多。如果我們一直在說,而給的意見也不見得他們能接受,這樣反而跟我們見面成為他的另一種負擔。

當然,本身吸收了負面的情緒後,也要懂得消耗及排除,不要讓自己也掉進了負面的情緒中。

(刊於2014年12月10日 東馬星洲日報第二版 時事聚焦專欄)

[假文青]

圖片
我很習慣一個人去咖啡館。一個星期總會有那麼一兩天,晚上的時候帶上一本書後類似“小日子”雜誌邊喝咖啡邊看書。
會一個人,並不是真那麼喜歡孤僻或者沒有朋友。我也常跟一班朋友到咖啡館喝咖啡聊天的,但我朋友裡面幾乎沒有像我那樣喜歡閱讀的。所以只能一個人去。
朋友也問過我什麼不在家裡看呢?我也在家裡也看書的,但有些時候有太多的雜事煩著,在家根本就無法專心好好看一本書。
看書其實必須找一個比較安靜的咖啡館,而我常去的星巴克其實比較不適合,哪裡人多在加上播放音樂,整個人其實很難集中精神看書的,但是去星巴克還是有一個好處,就是因為人多,等你看書看累了,可以投起頭來,觀察身邊的人,有時候會想想他們是什麼關係,那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當然壞境好的地方也很重要,但有時候一個咖啡館人少也不見它的壞境適合看書,有一次去了一家才剛開不久的咖啡館,店內的擺設和咖啡都不錯,只是播放的音樂太吵鬧也開太大聲了,導致客人聊天的時候也需要放大聲量,搞到很像菜市場。那時候我趕緊才咖啡喝一喝走人,我帶去的書連打開的機會都沒有。
我的一些朋友會說我,我帶書去咖啡館看很假掰,在裝文青。其實我根本就搞不懂文清的定義在哪裡?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文青的。難道讀了幾本書,寫幾篇上不了台面的文章就是文青?

就是單純喜歡找個舒服的地方閱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