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老男人小日子之一]

圖片
人生無常

媽媽告知我,住在我們家對面的阿姨的先生去世了。我聽後有些驚訝!一個星期前阿姨的先生因輕微中風入院治療,而且已經甦醒過來了,想不到還是挺不過去。

阿姨跟她的先生經營熟食檔口,凌晨五時許就出門去開檔,直到下午才回家,所以我跟他們的見面不多,而且也不熟。上個星期還看到兩夫妻一起洗車,現在人就這樣走了。

人生就是如此難以預料啊,現在健健康康的,但我們都不懂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就是要懂得珍惜現在的時間,好好的活著,年紀越來越大,這些感觸也越來越深及多,以前年輕的時候,根本想都不沒有想過。

薄弱的自制力

每年新年拿到公司的花紅時,第一個念頭不是要去買新衣服、新手機,而是可以“稍微盡情”的買書。

自己有個怪癖,每次出外買東西或者逛街都好,很自然都會想到要去書局,想盡辦法及找出時間一定要去書局轉一圈,有沒有買書都好,心裡會很滿足及安心。

但自己買書買的太兇了,每次都告誡自己要“稍微”控制自己一下,但幾乎靠著自己如此的薄弱的控制力,每個月都超過預算。有時候也想控制自己在超出預算的時候,不要踏進書局,因為只不要踏進,就不會買書,但10次裡面,只有兩次成功。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我太沒有自制力,也沒有約束力。

但幸好是敗書而已,不是敗更貴的3C產品或者不好的東西,起碼花的心安理得一點點。

【繼續下沉】

一哥李宗偉因健康問題缺陣后,大馬國家羽球隊在不久前的亞運會羽球項目中,顆粒無收,男團在首圈賽就被日本隊淘汰出局。在個人賽方面,被寄予厚望的混雙及男雙都在16強及8強敗北,男單及女雙也是早早出局,唯一亮點就是第二男雙王耀新與張御宇在16強淘汰世界排名第三的日本強檔嘉村建士與園田啟悟。

亞運會上一枚銅牌都摸不到的糟糕表現,也讓許多國人非議。亞運會結束后更發生教練與球員間的矛盾,有教練指球員在訓練時涉及賭博,球員反駁那並不是賭博而只是隊友之間的小比賽,而也有前球員指出一位男雙教練無心執教,在訓練期間只顧著玩平板電腦,這些矛盾更加劇了大馬羽球隊的所面對的問題!

以前許多國家都將大馬視為強勁的對手,備受對手尊敬,但在里約奧運會奪得3枚銀牌后,大馬隊的表現一直沉沉浮浮的,除了一哥及混雙組合還有能力奪得冠軍外,其他球員都沒看到有出彩的表現。目前大馬的實力不止落後給傳統的強國如中國、日本、印尼及丹麥,現在連台灣、香港及印度都已經遠遠超越我們了。

相信,大馬羽總也看到問題的存在,而且一直有在進行改革及推行新計劃,但成績就是一直起不來,到底是那一方面出現了問題?是基層的發展不夠紮實健全嗎?訓練制度落後其他國家?還是羽總內部問題?這些就待羽總去解決了。

更相信,以目前大馬隊的實力,未來這一兩年也沒有太大差別,可能更會被列強拉開更大距離,因為很多外國的年輕好手已經冒起,除非這一段時間大馬出現天才型的球員,當然也希望現有的大馬年輕羽球戰將可以快速進步,打出令人滿意的成績,希望兩年多后舉行的東京奧運會,大馬不會再顆粒無收了!
(刊登於東馬星洲日報 9月10日時事聚焦專欄)

[我讀村上春樹]

圖片
近日,開始拿起日本國寶級作家村上春樹的最新力作《刺殺騎士團長》來閱讀。分為第一及第二部的《刺殺騎士團長》,我在今年1月5日就入手,但遲至現在才翻閱。我不是村上春樹的書迷,包含《刺殺騎士團長》在內,我只買過3本村上春樹的大作。

我的第一本村上春樹的著作不是他的代表作《挪威的森林》,而是N年前買的《尋找漩渦貓的方法》,算是他的散文隨筆吧。當初會買當然是很多人向我推薦了他的作品。

也許當初還年輕吧,《尋找漩渦貓的方法》看不到三分之一就無法繼續下去,因為無法消化,也感覺到悶,不是我口中那杯茶。那之後我就沒有再接觸村上春樹的作品,雖然還是很多人介紹我看,也有人建議我從《挪威的森林》看起,但始終我不敢碰觸。

一直到去年《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一書出來,我才再度接觸村上春樹,會買《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是因為對東南亞各國深感興趣,結果發現裡頭不單只是寫寮國,也寫歐洲、美國多個地方。

雖然有些篇幅對我來說還是看的有些幸苦,但是這次終於挑戰成功將整本書看完,也許是旅行散文的書,文字相對也比較輕鬆,也許是年紀大了,經歷過一些事情,看了書中的文字有一些感觸及體會,應該是說有共鳴吧。

會買《刺殺騎士團長》除了出版時被大肆宣傳外,也有些爭議話題十足,加上自己也想挑戰看看村上春樹的小說,但買了之後一直沒有勇氣翻頁,怕自己半途而廢,想不到最近香港將《刺殺騎士團長》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激起了我想看的心。

《刺殺騎士團長》第一部意念顯現篇目前我只看不到三分之一,村上春樹將每個過程都寫好細膩,好有細節,重點是我居然沒有覺得悶,也許我無法像村上春樹的書迷或者專家一樣,去完全了解到這部小說想帶出的訊息,只能當著一本好看的小說來閱讀,到對我來說,只要能挑戰成功就行。

[第一份工作]

圖片
聽到電台節目在討論《你第一份工作》的話題,讓我想到我的第一份工作,那時候我剛剛考完大馬教育文憑考試,在家無所事事,老爸就幫我找到一份在一家水果批發商當送貨員的工作。

一個月薪水千多令吉包午餐,在那時候算很不錯的了,而且還只是一個送貨員而已,但是工作量很大,我工作了三個月,從一個肥仔變成微肥,體重下跌了15公斤左右。相當的辛苦。
還沒有上班前,我以為只是普通的跟車送送貨無而已,當然並是那麼多簡單,除了送貨,平常還要搬貨、整理貨物、因為都是批發新鮮水果,所有有冷凍櫃,裡面實在超級冷的,工作起來相當辛苦。

為什麼三個月可以瘦15公斤,當然工作量大是一個,是一整車貨物出去,往往需要大半天來送,如果遇到中午吃飯時間,就是吃十五分鐘最多,飯才吃完就要開始趕工了,還沒有下到大腸,就消化完了。

說到吃飯又是另外一件開心的事情,公司是包吃的,有時候沒送貨時,老闆家人會準備午餐,如果出去送貨,或者遇到沒準備午餐,大老闆或者二老闆就給個5到10令吉現金給我去吃飯,但往往我只花了3令吉吃飯,剩下得就自己收起來,一個月下來也有二三十令吉,是額外的收入。

每個星期六還需要工作到深夜,因為公司有在夜市擺攤,便宜賣出一些比較此等或者外觀不美的水果,起初我以為不會很多人來買,畢竟不是那麼新鮮了,但是想不到生意好的不得了,據說很多人買回家拿來打成果汁喝。

工作那三個月當中,遇到華人新年,年三十因為趕著出貨,我居然工作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家,幸好老闆給了1000令吉紅包,算是有些補償。

三個月的辛苦工作,讓我知道錢不容易賺,要好好規劃所賺到的錢,就因為第一份工作很辛苦了,所以往後工作有遇到辛苦的地方,我都會拿來比較,一比之下就覺得沒第一份工作辛苦的一半,就不會去埋怨或者抱怨不想做,就能比較正能量去完成工作。

很多東西要經歷過,才知道滋味和有經驗,才知道下一次要如何應對了。

一定要考試嗎?

圖片
日前有報導指,教育部針對全國小學一至三年級正規考試必要性展開線上問卷調查,詢問收集一年級至三年級教師、學生家長的看法,是否同意取消一至三年級的正規考試。

對於這項是否取消一至三年級的正規考試看法,相信有些人同意,也有些人反對,認為如果沒有考試評分,就難以鑒定學生的表現及水平,以及是否可吸取教師所教導的。而同意的取消人認為,應給予小孩一個快樂學習的環境,不要為了考試獲得好成績而讀書,這樣小孩只會變成考試機器而已。

讀書時,我算是個愛上學的小孩,因可以和同學玩樂,也不排斥寫功課,但唯獨害怕考試,我想沒有一個學生是喜歡考試的,我記得小時候上幼兒園時就開始面對考試了,上了小學更不用說了,才剛開學,老師就宣布下個星期要進行小考試了,尤其是華文國文聽寫,剛剛開學都還沒有跟同學熟悉,還沒享受到上學的樂趣,就要為考試煩惱,讓人害怕上學。

現在的小孩的學習生活比以前壓力更大,有考試就有比較,有時候不是學生之間的比較,而是父母在競爭要求過高,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讓考試成績一定要保持在高水平上,都會送孩子去補習,很多小孩都是從早上到晚上都在上課,童年都在課本及作業本度過,感覺他們有時候比大人還要累。

總覺得一至三年級沒有正規考試也不會讓孩子的學習進度落後很多,我們也許可以學習芬蘭的“快樂學習”模式,不通過考試來評定學生能力,讓學生能通過有趣的教育方式享受學習的過程。

學生生涯很長,要面對的考試也很多,可以有很夠的時間來評估學生的知識能力,倒不如就讓一至三年級這三年,讓孩子可以快樂輕鬆先享受學校生活,學習如何和同學相處,可能會吸收到更多新事物,對於孩子的身心發展都好。

(刊登於東馬星洲日報,2018年8月26日時事聚焦專欄)

[我們了解不夠深]

圖片
近日在網上看到一個不懂要如何形容的帖子。

一名網友在一個專頁上發帖寫到,他的弟弟申請到砂拉越大學就讀,他問哪裡可以購買到獵搶?畢竟他弟弟是第一次住在森林,並也問maxis在砂拉越會有信號嗎?

我也不懂這帖子的真偽,如果是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如果是真的詢問,那就表示我們國家的教育失敗,東西馬人民了解的不夠深。馬來亞、砂拉越及沙巴一起組織馬來西亞已經五十多年了,現在科技網路如此發達,人們上網獲取資料如此容易,還是有人孤陋寡聞的認為砂拉越人住在森林裡面!

但現在砂拉越人面對這類的貼文,雖然還是生氣,但更多的是無奈吧,所以不再像早期那麼被激怒了,會用比較幽默的方式回應。

有砂網民回應說,她特地坐13個小時馬車和47個小時舢舨到西馬回應這貼子、還有人表示砂人也隨時帶刀,肚子餓了就打一頭山豬吃、我們是搭電梯來回建在樹上的屋子等等的幽默回應。

為什麼從以前開始,砂拉越人就被人誤會住在森林裡?也許是因為我們這裡地廣人稀,面積雖然只小西馬一點點,但人口只有不到300萬,而且有60%的面積還是森林。

目前是還是有一小部分的傳統伊班長屋建設在森林裡面,但現在很多長屋很先進豪華,有些長屋就像豪宅一樣,造價上百萬甚至千萬令吉。

砂州大部分城市,包括首府古晉還無法跟吉隆坡一些西馬大城市相比高樓林立,但也絕對不落後,該有的都有。

其實不要說,西馬人對東馬人了解不多,同樣的東馬人也對西馬人了解不夠深。我們知道吉隆坡、馬六甲、檳城、雪蘭莪或者柔佛等地,但也不懂玻璃士、彭亨、吉蘭丹這些地方。

不希望我們還要在等待多50年,才會互相更了解,而或者是,東西馬的距離,反而越來越遠?

[順風車]

我叫智勇,爸爸幫我取這個名字,當然是希望我智勇雙全啊!但是否真的智勇雙全呢?是有一點點啦。

我是一名報社意外記者,寫稿採訪都需要一些智慧及能力的,這算“智”吧,而我每天都要去採訪車禍、火災、搶劫甚至可怕的謀殺案,有時候也要跟警方出入一些危險場所採訪,這些夠“勇”了吧?

當了意外記者兩年,很多恐怖場面都見過,各式各樣死亡車禍現場、溺水、什麼恐怖的分屍案都去採訪過,老實說有將膽子練的比較大些,不然分分鐘就會嚇到暈倒。

因工作的關係,一個星期總會有一兩天晚上到凌晨需要駐守在醫院等新聞。醫院夜深但不人靜,畢竟晚上還是有許多人工作,因為意外隨時都可能發生,但還是會感到陰陰的,也聽過同事或同行遇到靈異事件。

有兩個同行有天一起值晚班,當晚相當平靜,沒有什麼意外事件發生,無聊的兩個人就在醫院四周走走,其實是想偷抽煙,在緊急區是不准抽煙的。兩人就邊抽邊走到一個醫院的小花園區時,發現好多身穿醫院病人衣服的病人坐在花園裡的椅子上聊天,好歡樂好不熱鬧。

其中一名同行不經意對另外一個同行說到:[好熱鬧呀,之前這公園都是冷清清的,想不到現在那麼熱鬧啊。 ]
那個同行看了看手錶,不解回應道:[好奇怪呀,現在是凌晨3時了,病人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而且很多都是老人家呀.....。 ]這時候,兩人都同時轉頭望回公園位置,竟發現公園一個人都沒有,前後不到一分鐘,就恢復平時冷清清情況。

兩人好像知道了些什麼,很有默契的頭也不回,小跑步離開那個公園。

還有一位同事,每天騎摩托上下班,有天下班時已晚上快11時了,當他騎車到一條兩邊都是森林的道路時,突然他感到後座有人坐上,而且緊緊貼著他的背!

當下嚇死他了,趕緊什麼佛號、神、耶穌都念了出來,幸好出了那片森林道路後,後座就輕了,緊貼背的感覺也消失了,回到家後他才想起,那條道路前兩天發生死亡車禍,有兩母子當場身亡,地點就在他感覺到有人緊緊貼著他的背的時候......。

我聽到那麼多發生在同行身上的靈異事件,當然毛毛的,就去廟裡求了一張護身符帶在身上,希望保平安啊。

今晚是我休假日,和朋友聚會後載送一名朋友回家,朋友就住在一條蠻常發生死亡車禍的道路傍的住宅區,但每次送這位朋友回家都沒什麼事情發生,所以就沒感覺到害怕。

就在我將朋友放下車後,就將車駕出大道,這時候感到副駕駛座有人坐上來,因左邊車身明顯沉下去,我一時感覺奇怪,就往副駕駛著望過去,不看還好,一看我的心臟就快跳出來,我看到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