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4的文章

開始失戀 第十二頁

圖片
失戀第38天

中午時段店里沒有顧客上面,若琳坐在柜臺里看著雜志,這是手機傳來微信的鈴聲,開啟一看居然是丹尼爾傳來的,“難道是要交代舞蹈課的事情。”若林琳邊想邊開啟訊息來看。

“你在工作嗎?現在有空聊聊嗎?”
“是在工作,不過現在不忙,你要聊什么呀?”
“什么都可以聊呀,現在正悶,用語音如何?懶惰打字。”

若琳立刻切換成語音狀態,說,“當然這有什么問題,為什么突然想找我聊天。”
“想問你身體還會酸痛嗎?如果平常沒有做運動的習慣,參加完第一次的舞蹈班,一定會全身酸痛的。”
“今天已經比較好了,前兩天超酸痛的,你是打電話來取笑我的媽?”
“當然不是啦,我是關心呀!老師關心學生是應該的呀。”
“最好是那么好心。”
“哈哈哈!是真心的。”

“需要每次上課前都拉筋嗎?太痛苦了啦。”若琳問道,她是真心覺得拉完筋,全身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了,哪里還有力跳舞。
“拉筋是不能免的,那是熱身,不然身體容易受傷。”
“是說,好吧就只能拉唄。”
“那你下星期還是會來學嗎?”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做,應該會的,還說我們昨天已經向絲蜜小姐報名了,錢也已經還了,不去就虧本了。”
“是喲,那就真是太好了,我們班終于來了兩個大美女。”
“哇哇哇!嘴巴好甜哦,我看你對每個想去你哪里學跳舞的女生都說是美女吧?”
“冤枉呀!我絕對沒有那么油嘴,很多來學的都是男生,女生很少尤其像你這么有氣質的美女更少。”
“有氣質通常都不會是美女羅,稱呼有氣質,是男性不想得罪女性但又不想說謊的說法。”
“不是呀,我完全真心的,你真的很有氣質呀,很以前念書的時候有差別,改變了許多,以前覺得你就是一般鄰家女生而已。”
“長大了,當然會改變拉,你以前還不是一樣,宅男傑。”
“不要在叫我那個外號了,我努力擺脫他很久了。”
“當宅男也沒有什么不好,現在宅男也是流行的一種。”
“最好是........。”

若琳和丹尼爾兩人,就從這一通微信視頻聊天開始,變成每天都無所不談。
從工作、喜歡的東西到跳舞方面,他們兩人天天可以用微信聊上一兩個小時不覺得累。
丹尼爾會跟若琳報告自己的行蹤,比如要出門、去哪里、回家等。
兩人給人的感覺就像男女朋友,但實際上不是,因為丹尼爾從開始就沒有表明要追若琳。
兩人現在給人的感覺就是在搞曖昧。只是不懂誰將打破這曖昧的局面。

信息爆炸的年代

這是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只要你會上網,就可以輕易比從前更容易及接收大量的資訊及新聞。記得自己在中學時期,想知道或了解一則新聞時,就要通過看電視新聞或報章報導,但往往看到的一些新聞是過了好幾天的,早就失去時效性。    

現在可不一樣了,網絡的發達,新媒體及面子書等的出現,快速獲得大量新聞訊息是易如反掌的事,這時候資訊的真真假假就需要靠自己去分辨,就有如馬航MH370航班失蹤的事件上,網絡消息從第一天第一時間開始就鋪天蓋地的出現,眾說紛紜。

也許大家都想知道飛機的下落及跟更多人分享消息,在未經過思考下分享許多尚未證實的消息,譬如飛機已經在越南海域墜毀尋獲、MH370早就被大馬空軍擊落、飛到阿富汗在搭勒班的手里等,當然這當中還有許多光怪離奇的謠言及推測,令人混亂。     

自己在事件發生的第一天也犯下這類錯誤,在面子書上分享一個沒被證實的消息,過后被同事糾正后才趕緊刪除。自己過后也深深反省,作為一位新聞工作者,實在不應該犯下如此的錯誤,那次之后也少上面子書,以躲開大量資訊的轟炸,因為看了那么多的真假新聞,也會被搞得分不清真假了。

雖然說大部分人不是撰寫虛假新聞的人,但我們卻成為幫兇,幫助傳播,一傳十,十傳百的,一下子就傳播到全世界了,所以不管在什么事件上,我們都應該擁有謹慎的態度分享任何消息及資訊,我們都要有思考能力及學會如何分辨新聞的真假。

此外,根據報導,近日在社交網站出現不法分子,利用這次的馬航事件散佈木馬程式,目的是要盜取用戶的帳號,鑑此,網友們需要更加小心了,免得中招。

(刊於2014年3月24日 東馬星洲日報第二版 時事聚焦專欄)

[吸毒毀一生]

人生有太多東西碰不得,尤其是毒品,一碰也許你的人生就這樣毀了。
從朋友哪里得知,我的一位前同事因為吸毒及擁毒被捕。
回想起這前同事,因為我們工作性質不同,所以交集也不多。但以我對他的認知,知道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工作能力很強,但也知道他生活中一直面對許多的不順利,過后換了好多份的工作。
最后為什么會走上吸毒路,就不得而知了。

之前也聽到一位認識很久,但已經沒有聯絡的朋友也染上毒品。為了買毒品,居然去偷身邊朋友的錢,導致大家疏遠他。整個人變得很沒有精神。

有些人因為壓力大而碰毒品,但不管是有意、或者是壓力、又或者是受友人的影響碰了毒品,但一碰上了,不及時回頭,其實你的人生也開始毀滅了。線上有多少的大明星,是因為吸毒過量而死,因為吸毒毀掉了自己的前程。

[分手的理由]

圖片
“我家人反對我們在一起,所以對不起我們分手吧。”,這是被認為是最爛的一個分手借口。
但是不能否認有些人,真的是因為家人的強烈反對而選擇分手的。

好友的遠距離愛情面對分手局面,接受不了的他飛到對方的城市了解,到底是出現了什么問題。
之前我們幾個好友聯想到的分手理由,如性格不合、新鮮感過了、出現第三者都不是,結果是因為家人的反對他們的戀情,被逼分手。

如果有天你的家人要你選擇親情還是愛情的時候?你會如何的選擇。
我想對很多人來說,就有如媽媽和女友跌進河你要救誰先?那么的難。
我是覺得不管選擇那一個,都是不對的,最好能兩全其美,但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事情都完美的呢?

關于家人反對的事件上,我想可以做的事情是,兩人一起努力讓家人接受你的另外一半。如果搞對抗,也許最后也許就是家人跟你反目,各走各路,也許一世人你們都無法在和好。

選擇任何一方,其實都沒有對錯的,選親情又什么不對,選愛情也沒有錯,就看自己將比重放下哪里。重要的是,選擇以后就不要后悔,很多東西是選擇后,就很難在回頭了。

[分手快樂]

圖片
分手永遠都快樂不了的,除非你已經變心很想跟對方分手,不然分手拿來的快樂呢。

最近好友談的一場遠距離愛情面對分手局面,這幾天看到他茶飯不思,整個人都瘦了好幾公斤。讓我們朋友看了就心疼。他當然不想分手,但我看了對方發給的分手訊息,我覺得是沒有機會挽回,因為對方如此的堅決,就是想結束這段感情。

可是好友一直嘗試不想放棄,甚至想飛去對方哪兒說個明白。我也了解他的做法,也許有些人也許說他笨居然還要飛去找他,居然為了一個人搞到自己如此頹廢。但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不挽回,如此的看開
,那不就是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么愛對方嗎?

就是因為太愛,所以才會如此的難放手,如此的悲傷,如此的失去理智。

失戀當然是痛苦的,但是每個失戀的人承受痛苦的指數都不同。
有些人需要哭一哭就可以從新開始,有些人需要一兩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來療傷,有些直到下一個人出現后才能忘記當初的人。而有些人,幾乎都走不出失戀傷痛,因為放不了手讓自己重生。可能痛苦一輩子,可能也會走上絕路。

不過是提出分手,還是被分手,你失戀會傷心難過,就表示你真的愛那個人。
如果你失戀像解放那樣開心,就表示你從頭到尾你根本沒有愛過,你只是假裝你愛過。

開始失戀 第十一頁

圖片
[我的媽呀!我的腿兩邊好痛呀!]若琳對著小潔哀叫!
她以為來舞蹈班就是來動動身體,但拉筋這一環節就讓她要生要死了,還要拉半個小時,腿不夠開還要被死命按下,這是有明顯意圖的殺人,她一度想放棄走人,但又要面子怕被笑,只好撐下去。

拉完半小時的筋,過后丹尼爾教她們一些基本的舞蹈動作,下課后若琳已經感覺完全虛脫了。
和小潔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丹尼爾跑了過來對著若琳說,[嘿,等下一起去吃點東西如何,當著敘舊敘舊。]
因為太累的關系,本來若琳想拒絕的,但小潔且快一步幫若琳答應下來。
[那我們到這里附近的美食坊吧。]丹尼爾笑著說。

[做么答應他去,你不累嗎?我可是累到只剩半條命呀?!]
[就是累才要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呀!還有他也是你同學,當著同學聚會呀,再說他是帥哥也,看帥哥吃飯會讓心情好的。]小潔邊笑邊說。
[去你的。]

到了美食坊我們3人找了位置,也各點了食物飲料,再等待東西上來的時候,丹尼爾先開口問,[今天的舞蹈課你們覺得如何?]
若琳本來想回答說,拉筋要了她的小命,結果小潔先搶先回答,[很好呀,今天我們兩人上課上的很開心,你也教的不錯也。]若琳只好乖乖安靜。
[謝謝,那你們是有興趣再上課羅。]
[當然,我們明天會向絲蜜報名參加。]
聽到小潔的回答,丹尼爾笑的很開心,[那表示我下星期還是會見到兩位美女羅。]
聽到美女兩字,小潔開心到忘記自己是誰,[當然當然,我們下星期一定會準時報道。]

居然小潔都這么講了,若琳自己也不好反對那么多,就當著運動對身體好吧。
但有些東西若琳還是想問,在吃東西的時候,若琳還是問了,[吳尚傑你最近幾年是發生什么事情?如果從宅男變陽光男的?]若琳還是不想說丹尼爾變成帥哥。[你是不是去整容了?外貌有差喔!]
丹尼爾聽到整容就大叫起來,[我哪里有錢去整容啦,我只是中學畢業后到外地工作時接觸到街舞,被周圍的人影響,變外向,也改變了打扮,還有人長大了嬰兒肥沒有了,才這樣的啦。你不要亂講我整容哦,我會告你喔!]
[真的嗎?]
[你要不要摸摸拉拉看,是真材實料的,沒有人工整形的。]丹尼爾被誤會的憤憤不平。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哈哈。]

過后他們聊了很多學校的事情,有點將小潔冷落。
離開前,大家都互交換手機號碼、面子書及微信方便聯絡。
小潔將若琳載回家,若琳下車前,小潔對她說,[你自己好好把握呀。]
讓若琳感覺莫名其妙。

[真誠行善]

圖片
大家對乞丐都有刻板的不好印象,如果看到年輕乞丐行乞,我們還會厭惡覺得他們有手有腳為什麼不去工作,而是伸手向民眾討錢過生活。在中國,行乞甚至是一門“職業”,乞丐變成富翁,“上班下班”都有名車接送,還住在豪宅。不過,有些人行乞是為了做善事。

保加利亞一名99歲老乞丐多布雷夫(Dobri Dobrev),在二戰的時候失聰,他每天都步行到索菲亞乞討,雖然如此他仍然身無分文,每個月都領取80歐元的國家養老金生活。因為他將行乞所得全捐給教會及孤兒院等慈善機構,至今為止共捐了約4萬歐元,他的善行被當地居民譽為“聖人”及“神聖的陌生人”。

此外,臺灣一名女菜販陳樹菊,多年來共捐出1千萬新台幣作為慈善用途。美國“時代雜誌”推選為2010年最具影響力時代百大人物之“英雄”項目第八位。

他們都不是富裕的人,甚至需要靠養老金過生活,他們不是把“多余”的錢捐一些出來,而是把可以讓他們過上好生活的錢捐獻出來。他們默默為這個社會付出,如果沒人發現,根本不懂他們的善行。他們的行為教導我們什么才是大愛,付出不要求回報。

我認為做善事讓人家知道沒什麼錯,反而可以有拋磚引玉的效果,但我反對那種“刻意”做善事。有些人是有目的地在做善事,也許為了被報導,得到名氣,讓他賺到大善人名號,如此做善事也太虛假了。

做善事應該是發自內心,這才是最真誠的行善,而不是為了目的才去做。

(刊於2014年3月5日 東馬星洲日報第二版 時事聚焦專欄)

[一路“大買”]

圖片
大年初二就和朋友去看了最近全民最火熱的電影“一路有你”,當晚我們看半夜場,入場人數只有一半,當時有些擔心這部電影受歡迎程度,是否可以超越周青元導演前兩部電影。
但好的電影,一定會讓大家看見,雖說電影上映初期並沒出現熱賣情況,但電影票房像倒吃甘蔗一樣,在大家口耳相傳下,票房成績一再破紀錄,至目前為止以接近約1400萬令吉打敗2011年馬來黑幫電影“KL Gangster”的票房紀錄,成為成為大馬史上最賣座的本土電影,也打敗所有有大明星壓陣的香港賀歲片成為賀歲片之王,令人振奮。

[剪髮]

圖片
不懂何時開始,我對去剪髮突然產生莫名的恐懼感。
我從小就是一名乖小孩,記得爸爸帶我去剪髮的時候,我都會乖乖坐在椅子上讓理髮師剪髮。小時候自己也苯苯,不懂要求,人家如何剪我都接受。

等到長大一些的時候,老爸叫我自己去剪頭髮,這時候的我莫名突然覺得害怕。
還記得第一次自己去剪頭髮時相當緊張,自己找了一家理發店,帶著不安的心情進去,坐下后理髮師會問我,[弟弟你想剪什么樣的發型?]

這下我被問倒了!因為小時候剪髮的時候,我一坐下去理髮師就自動剪了,根本不用問我。
我說,[剪適合我的髮型就可以了。]。

過后我就看到理髮師拿起了剪刀、剃髮器快速在我頭頂上揮舞,但是他越剪,我心里越寒!!我忘記他剪了什么髮型,但我記得那時候我回到家就被笑了,一到學校也被同學笑,我一定是遇到九流的理髮師了。如果當時知道自己的消費人權利,我一定上消費人法庭告發他。

過后我對上理髮店就產生莫名害怕,也許這心情也影響到我的頭髮,它了解我的心情結果它生長的很慢很慢,讓我三四個月才需要去理髮一次,幫我省下了不少錢。

雖然如此,三個月上一次理髮店,每次都讓我受盡精神折磨,讓我一度都剪平頭,還是在家里自己剪,盡量不上理髮店。

過后自己愛美的關系,不想在剪平頭,所以逼不得下找了一家看起來高檔理髮店進去了,這里幫人剪髮的,都不叫理髮師,叫髮型帥,其實有差嗎?有的,價錢真的貴了好多。

但我覺得還是沒有剪到我想要的髮型,每次我都很害怕跟發髮師說,我要什么造型,因為我不是專業的,我很怕當我說出要如何剪時,會被他們白眼。

這情況最近才改變,因為認識到一位髮型師好友,終于才剛開口提我的要求,也懂我的要求,也會跟我討論我適合什么。

怕剪髮的噩夢也遠離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