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們(1)]

 
我從小到大,應該可以說是滿幸運的,從來不缺少朋友的陪伴。但也可以說蠻失敗的,朋友是一批一批的出現,但能真心交往到現在的,少之又少啊。

其實也不能怪人家,需要檢討自己,而且到了我這年齡,很多朋友都成家立業,甚至很多朋友的兒女都上中學了,但我還是一個人,沒有想過成家,很多話題自己無法搭上,就慢慢的疏遠了。如在今年華人新年,中學同學經過十多年后再度舉辦同學會,大家見面聊的話題,都集中在育兒經,沒兒女的我,想插話,也插不進啊!

小時候,我們家住在非法木屋區,一住就住上幾十年,在那度過我的小學、中學,甚至出來社會工作時光,直到十年前自己有本事買屬於自己的房子後,一家人才搬離哪裡。現在哪兒已經發展成為店屋,對面還有一棟全城最大的購物中心,想當年那地方還是一片沼澤地,每當漲潮時,我和非法木屋區的小朋友常到哪裡設陷阱捉螃蟹,為晚餐加菜。

那個年代,沒有手機、電腦可玩,小孩子的遊戲都很原始,在水溝捉魚、捉螃蟹、放風箏、跳格子,玩家家酒。當時的朋友都是木屋區的小孩。大家每天放學后下午四點就開始集中到一大片空地上玩,有時候會結伴大人到附近的小森林去採野菜“巴古”,往往可以採一大把,吃上兩餐。

記得當時有一段時間,本市莫名其妙掀起一股吃“一支香”的風潮,一支香是一種植物,長在土地上一支長長的,一點點葉子。我到現在為止都不懂它到底有什麼療效。但當時大家就風靡它,我們小孩子就當著看到了“錢”的機會。每當放學或者假期時,我們一群小孩就會相約去採“一支香”,任何草地我們都不放過,甚至走到離家約十多公里外的地方,那時候也不覺得累,因為將它當成跟朋友一起遊玩的遊戲。

已經忘記採一公斤我們可以獲得多少錢了,這記得拿了錢就跑去買冰淇淋及零食吃下肚子了。但這股風也沒有維持多久,約三四個月就消失無踪影。

當時我們有十多個小孩,有男有女,大家每天都快樂的遊戲著。記得當時,我和當中一位同齡女生很要好,大家都笑我們是青梅竹馬。我們兩人最愛玩的就是辦家家酒遊戲,她當媽媽,而我當爸爸,一起去補習,她也坐我老爸的車,一起去上學,讓我們兩人的母親還笑言幫我們先訂下親來。

而我們兩人算是區裡比較會讀書的那幾個人,兩人都同時考上初中三評估考試,可升上中四。當年,如果考不上初中三就得跟中學生涯說bye-bye了,當然還是可以選擇重考的。但她的成績比我好多,中四時她被分配到理科班,而我在文科班,從那時候開始,我們的交集也變少了,搬離木屋區后,到現在都沒有再見過她了,我只記得她叫阿青,樣貌我已經忘記了。

而其他小夥伴,很多在念初中三前後,有些因不想唸書輟學,有些因考不上考試,不得不出來社會工作,我們相約在一起玩的時候便少了,甚至到最後,只有機會在住家附近碰面打個招呼而已。

而且大家的朋友,都換了另外一批的人了。

過後,大家一家一家從非法木屋區搬家,那之後,完全沒有了兒時玩伴的消息,老實說,現在在外頭遇到,不見得我還能認出他們。但想必很多人都成家立業了,有妻、有丈夫、有兒女了......。

留言

最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