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寫短篇之[剪髮 02]


惠妮不上髮型屋的原則,且在26歲生日那天,來了個360度的轉變。

記得那天工作快下班的時候,媽媽打手機來說,要惠妮下班後就直接去菜館,家人今年要幫她在菜館慶生,而且也約了一些親戚幫她慶祝。

其實她知道,雖然說是慶祝生日,其實是媽媽要幫她相親了。也不能怪媽媽,誰叫她都已經26歲了,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家人當然擔心了。

要下班時,她摸了摸自己的長髮,油膩膩的又臭臭,而且已經有三天沒有洗頭髮了。最近她的工作量太多,常常加班到深夜,回了家還繼續工作,根本就沒時間好好打理。

但現在要回家洗頭已經不可能了,這樣一來一回一來,最少都要兩小時,所以沒多餘時間。但她總不能帶著油膩膩的頭髮去見人吧,而且這頭長髮是她的本錢,全身唯一不多可以炫耀的事情。

[再去一次髮型屋吧,洗洗頭而已!]惠妮在努力的說服自己,畢竟也不能帶著又臭又油膩膩的頭髮見人,下定決心後,惠妮一下班就駕車在公司附近尋找合眼的髮廊。

結果一找就找了15分鐘,還是沒有找到。不是說沒有髮型屋在她的公司附近,而且還很多間才對,可是就是沒有她心水的。她對外表太過於時尚華麗矚目的有些害怕,認為顧客一定會很多,而且髮型師的口才一定很好,明明就想洗頭而是,結果被哄到可能也剪了頭髮,買了一堆的護髮產品。

這些都是她最怕面對的,因她不懂得如何拒絕人,搞不好全部她都做了。雖然不喜歡。

就在她快打算去聚會的餐廳附近尋找的時候,她看到一間外表相當低調當但感覺又有些時尚的白色髮型屋,低調是說門外沒有像其他髮型屋有掛著“七彩霓虹燈”,如果不是招牌寫著“miss髮型屋”,她還以為是一間cafe呢。

[就這一間吧。]惠妮將車停好後,走到了“miss髮型屋”的門口。還在猶豫不決的她,看了看手錶,已經5點45分了,她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耗費了。

[加油,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就說我要洗頭就行。]惠妮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推開了“miss髮型屋”的店門。

(2.完)

留言

最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