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們(2)]

大家幾乎都說,小學或者中學的好友,將會是一輩子的好友,因為畢竟多達五六年的時間,幾乎一年365天中有近300天是天天見面的。

但我就是一個例外!我最好的朋友,並不是同學啊!

我有一個從小學六年級到中學高二都是同班的好友阿漢,我們當時的感情真的是超級好,因為同班整整11年啊,每次新學年一進班就看到他的存在,其實心裡很溫暖,但嘴巴還是很賤的喃喃“為何又跟你同班啊,看到都膩了啊!”

當學生時,阿漢是一名運動健將,是學校田徑及籃球的代表,很受女生的歡迎。這跟我就大大的不同了,我可是白白胖胖的小胖子,但因為有喜感功課成績還行,所以人緣還不錯。

小學的朋友大約我都忘記了,除了阿漢,畢竟到中學我們兩人都同班。在中學時,我一直有五六個從過渡班就在一起的好友。我不懂現在還有沒有過渡班的存在,當年上過渡班的都是華小生,因為上了國中,教學媒介語換成國文馬來文,過渡班是讓我們有一個過渡期適應,及應付以馬來文上課。

這五六好友,包括了阿漢、高高瘦瘦的阿忠、對數學很行的阿雷、從是學生就一直想商人賺大錢的彼得、人矮志氣高的阿興及想當鋼琴家的阿樂。

我們就天天混在一起玩樂,打球。其實我們那個年代大家都很乖,也不會做什麼大壞事,最不乖的行為就是在假期前,老師不太愛來上課時,偷偷翻牆出校到學校附近的商業中心看戲,但我們並不是到戲院去看戲,但是的戲院只有一個大的放映廳,不像現在有十多個以上,同時間可以放映多部電影。

那時候很流行放影碟的中心,就像現在的卡拉ok房一樣,一個房間可以多人進入看自己選好的電影。那時候並沒有網路甚至翻版碟的存在,想看電視及電影院沒有放映的電影,就只能到影碟中心去了。但老實說,我們這班男生到影碟中心,哪裡只是看普通的影片,通常都是選看“妖精打架”的影片啊!

上了高中后,阿漢、阿興及阿雷都考到摩托駕駛執照。每當假日,他們三人就會負責載我們這些沒駕照的到處跑,過年的時候更是如此,早上一家一家的去拜年,到了下午就開始跑戲院,想看完所有的賀歲電影。

大馬教育文憑考試后,雖然我的成績還可以繼續升學,但因為家境不允許,再加上自己本身也不愛唸書,就出來社會工作了,而阿漢及阿忠因考試不及格再重讀,最后在考上技術學院,阿雷及彼得都考上技術學院,阿興則到新加坡工作去,而唯一一個就是想當鋼琴家的阿樂,一畢業後,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沒有了音訊,我們去他家找他,他家人說他已經出國唸書去了,到現在我們都不懂他在那裡。

我自己後來也因為工作忙碌,也比較少參與他們的聚會,漸漸滴朋友圈子開始不一樣。聊的東西也不一樣,最後變成過年的時候會互相拜年而已,又到後來,他們一個一個成家立業有老婆孩子了,而我還是單身一個人,話題更不一樣了,連拜年也沒了。

今年一位同班同學為想再次舉辦同學會,很有毅力的將我們一個個聯絡回,組了一個聊天群,在組織了一次聚會,當然來到同學不多,十多人吧了,但也知道也許多消息。我的一個印度裔同學現在已經在西馬定居了,也有不少在新加坡工作定居,有知道有一位同學已經過世了,有一位同學當了神父,當然還有很多同學聯絡不上。

我的五六個好友當中,最常見是阿忠,因為我們兩人的公司都在附近,午餐時間時常會在一個飲食中心遇見。現在的他已經不在瘦瘦的了,福氣多了,而且居然光頭了,有人說十個光頭九個富,看來他是富人了。

阿漢也算還是有聯絡,彼此知道近況,他已經不復當年運動員的身材了,而且他出來工作不久就結婚,這是他的夢想,他一直就希望可以早婚后才拼事業的,現在事業有成,擁有三個孩子,是名幸福的男人。

阿興和老婆孩子都留在新加坡打拼了,一年回來一次。阿雷也成家了,生活美滿。至於彼得,聽說經商失敗好幾回,現在大家也沒了他的消息,我希望他現在也過的很好。

回憶中學時期的種種,其實已經很模糊了,但他們幾個好友當時的樣子,我還記得,雖然我們因種種關係,大家幾乎都不聯絡,甚至失聯了。謝謝他們出現在我中學時期!

留言

最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