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說臭]

家偉站在中央醫院的大門外,看了看手表,才早上7時45分。

他對自己說,[我來早了。]

家偉站在醫院外正在等著組長的到來,今天是他工作的第二天,從昨天開始他已經是一名意外記者了。進入報館工作一直以來是他的志愿,但進入意外組且真的純屬意外,因為報館的其他組別都足夠人手了,只有意外組缺人。

當他在接下這份工作的時候,就做好心里準備了,日夜顛倒,隨時待命對他來說還好,他最怕是應付不了死亡的場面。

等多一下,家偉在看看手表已經顯示8時多了。[叫我8時在醫院等,組長應該快到了吧。]
心理才剛剛哪里想,家偉就看到組長向他走了過來。組成叫強哥,三十多歲的,在意外組已經有十年的經驗了。

一看到強哥家偉恭敬的說聲,[強哥早。]

[早哦,你吃早餐了嗎?]強哥笑著對著家偉說道。其實強哥人不錯,也沒有擺出一副組長的臉。

[還沒有呀,打算等下看沒有什么工作才去打包來吃。]

[呵呵,那我們先去吃早餐先吧,等下有一條新聞要跟進,我怕你沒有胃口吃呀。]強哥說道。

吃完了早餐強哥對家偉說,[我們現在到停尸房去跟進一條新聞。]家偉一臉的錯愕,心想才剛上班就要面對尸體了嗎?

[強哥你說的新聞是不是前天發生的一宗因家庭糾紛一名男子錯手就老婆殺死的案件嗎?]

[對呀就是那事件,今天那老婆出殯,需要拍照及看看是否可以采訪到其家人對事件的看法,你不錯哦,有注意新聞。]

突然被強哥贊,家偉傻傻笑,心想好在他有天天看報紙的習慣。

出到現場時,已經看到許多家屬在哪里等待了。

[你拿相機出來去拍場面吧,還有記得棺材哪里也需要拍一下哦,我去采訪家屬。]強哥交代一下就走開忙去了,家偉只好拿著相機開始拍。

其實家偉有些受不了哭哭啼啼的場面,因他怕自己的情緒也控制不住壞了工作。最讓他煩惱的事情就是居然要拍遺體入棺,讓他心里一直在念佛號。

三十多分鐘后,終于看到強哥回來。

[照片都拍完了嗎?]

[拍完了。]

[給我看看下。]

家偉將相機拿給了強哥看。[嗯嗯,拍的還不錯,下次就教你如何采訪的技巧了。我們去醫院的咖啡廳喝杯咖啡寫稿吧,先將這稿件交回報館先。]就這樣家偉就跟著強哥到了咖啡廳工作。

當兩人快處理外新聞時,強哥的手機響了起來。 強哥對著手機回應道,[嗯嗯,好知道,謝謝你我現在過去。]

[剛剛我的警方線人來電話,表示發現一具浮尸。我們現在就過去采訪,坐我的車過去吧]

在過去事發地點得途中,強哥交代家偉等下負責拍照,及一下采訪得禁忌。

[你要記得,等下不管你味到得味道有多臭,或者惡心,都不可以說臭,你現在涂一些氣風油在鼻子邊,起碼可以蓋掉一些味道。]強哥再三的對家偉說明。

家偉自己往往想不到,才剛開始上班就遇到兩個大案子了。兩次都要面對死亡的事件,讓他心情很緊張及害怕。

在路途中家偉一直告訴自己說,要記得強哥對他說得東西,不要說話,但一到現場人一緊張起來,什么都忘光光了。一到達現場家偉趕緊拿起相機到案發前面拍照,才剛踏進就飄來一股臭味,讓他整個反胃,自然就脫口而出,[好臭。]及用手捂住鼻子。

回到公司,家偉聞了衣服自言自語的說道,[明明已經噴了香水了呀,為什么衣服臭味還是那么的強烈呢?]

在公司家偉就一直聞到身上一股尸臭味,讓他很煩惱,也覺得很對不起同事,因為被迫聞臭味,可是他發現到他鄰桌的同事,一點得反應都沒有,還一直跟他很親近聊天。家偉心里在想,會不會同事其實已經習慣這些味道了?

回到家不管家偉沖了多少次涼,或者換衣服,噴了幾乎整瓶香水但是味道還是在,隔天早上一起來,發現味道還是在。家偉這時候,突然想到是不是昨天說了[好臭。]導致現在這樣。
家偉趕緊出門去找強哥,見到強哥后,將事件告知,強哥說,[唉,你不應該說臭得,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不過也不可以怪你,才上班就遇到這樣的事件,也難怪你會粗心,也許這臭味過幾天才會散去。]

[以后你就小心點了,去到這樣的場合小心自己得言行,要保有尊敬的心,人家都已經面對厄運了,如果我口出不好的語言,“他們”是會生氣了,臭味只是小小得處罰而已,幾天后就會沒了,你知道為什么有臭味嗎?]

家偉搖頭,強哥往著家偉身邊好幾秒,然后說[阿彌陀佛。]

留言

最愛文章